施耐德电气创新峰会•深圳站 OEM行业 采访速记

   日期:2020-11-27     浏览:4072    评论:0    
核心提示:我们不是一个单机设备厂商,里面我们解决了它的仓储货架、AGV、立库,立库里面当然有很多的子系统了,但背后还有一个逻辑就是说它有一个仓库管理系统以及设备的调度系统,真正做好这个的时候其实是要跟很多它的三维系统做联动。
时间: 2020年11月26日
发言人:崔志达, 施耐德电气副总裁、工业自动化中国区OEM业务负责人 
杜鑫,广东顺力智能物流装备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问题:针对于场域物流,您可否跟我们分享一些案例,或者它对客户的一个价值?

杜鑫:其实这也是我们的使命、愿景所在。其实很多人对于物流的理解,都是被电商、快递物流这些给聚焦了。其实在真正的企业内部制造物流里面它的空间还是非常巨大的,像我们最近帮TCL做了一个自动化的仓储,从彩电的自动打包、自动捆包开始,有25台的AGV进行一个长距离的入库输送作业。到库里面以后我们是有一个密集存储,用堆垛机穿梭车的方案来解决它的一个存储,以及它的一个质检出库的要求,因为是海外的项目,它是要带子盘出库的,也只有这一个点需要人工去干预。

其实我们不是一个单机设备厂商,里面我们解决了它的仓储货架、AGV、立库,立库里面当然有很多的子系统了,但背后还有一个逻辑就是说它有一个仓库管理系统以及设备的调度系统,真正做好这个的时候其实是要跟很多它的三维系统做联动。

问题:顺力与施耐德电气的合作有哪些内容?
杜鑫:其实数字化是一个基础来,这一块要建立在一个非常稳定、可靠的自动化控制体系层面上,所以施耐德电气在PLC、运动控制这一块对我们的支持是非常巨大的。我们要降本增效,降本增效我们就要做集约化的土地利用,那就货架越做越高,一般超过15米的堆垛机会出现一个问题,抖动,我们追求高的时候还要追求速度,因为运动控制在底部,那柱子会做得很高,会影响定位精准性。

施耐德电气是快速为我们的行业也搭建了一个解决方案,通过我们的PLC、变频器的控制解决了运动曲线控制的问题,包括一个双闭环智能控制,也就是说让我们在整个的提效过程当中我们有了更强大的技术保障,这只是从配件和电气组件方面给的帮助,当然还有其他。

崔志达:其实针对于像杜总这边做这个设备,典型就是我们中间的那个边缘层的控制,刚才说的这种S曲线,这个堆垛机跑着跑着不能咣叽一下停下来,那么上面就晃了,它需要有一个曲线。我们针对物流这个行业都有一些针对行业的应用功能块,换句话说杜总跟我们合作一块开发这个设备,会减少新产品的研发时间,缩短它的上市时间,这个是挺好的,正好是我们边缘层的控制方案。

其实顺力是典型的、有潜力的企业,因为在OEM设备制造这个行业,其实从单机的生产上往这种产线或者系统集成EPC的方向是非常明显的,因为你回想10年前、15年前那个时候大家只要生产一台单机设备,包装设备也好,纺织机也好都能卖出去,但是这种往往可能满足不了最终用户的需求。所以也要求我们的合作伙伴就是我们的客户也要去往系统集成定制化这种点上去做,所以我们施耐德电气在这个方面也是跟着我们的合作伙伴一起去服务我们的终端用户,这一点肯定帮助他们找到价值是最关键的所在。

问题:那我想再宏观一点,现在我们也知道整个物流行业是非常热这个投资非常热,电商还有各方面,比如说到了自动化的部分,我们看到单机分拣、智能分拣、传输带这些都往里挤,那我想问问施耐德电气在这个布局中有什么具体的规划吗?介绍一下,今天上午您也讲到软硬结合起来,那这个局部的细分领域给他们这些OEM厂商带来什么更高的价值?

杜鑫:其实我经常也在总结,进入这个行业很荣幸也很焦虑,然后我经常在说要成这件事情它不是一个人、一个单个的组织就可以完成的,它一定是一个供应链来赋能,商户赋能,那我们来讲的话我们会去挖掘行业的痛点,去进行技术的一个整合应用,去进行项目的一个交付落地,这是我们的一个任务的主要方向。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面临的最基本的也就是要提供高效、安全可靠的这些电器配置,这些控制这是最基础的。第二个,我经常讲我们要借势,自动化这个行业没有钱不好玩,如果你的品牌不能议价或者什么样子,它是做成不了的。我们经常在整个的配置里面,我们都是德系、欧系一线品牌的那个东西,我们自己通过有一部分自建,去做成本的一个相互组合,通过这样子的来提供一个高品质、高配置,更加合理成本的一个物流体系给到客户。

最后借势完以后还要借智,他们也会提供一些比如说顶层的,有时候一个特别大的企业他也有这个需求,完了以后他的系统架构能力,比如说软件也好,我们做物流也好,其实你要去解决一个点的问题或者面的问题并不是特别复杂,但是你要做一个系统的架构,就好像软件一样的,这个时候施耐德电气也会给一些相应的支持,这个方面我们再结合一些院校的力量,那我们基本上这些中型以上的项目我们还是能够驾驭得挺好的。

崔志达:从施耐德电气的角度,其实物流自动化这个行业对于我们来说是特别重要的一个行业,而且说句实话这十年来说物流这个行业真的是高速地增长,因为对于我们这边,尤其是我们OEM设备制造商这一块的业务主要也是有一些行业聚焦,像纺织机械、包装机械、冷暖空调等可能就是传统行业,已经渡过高速增长的行业,像物流包括包装其实跟老百姓的这种消费习惯也好,还有包括他的消费结构也好,他的改变就促进了这些行业的发展,像物流行业今年是典型的疫情,因为可能年初的时候大家都不能上街买东西,可能更多的是接收快递,而且很多像终端用户顺丰他们也是加大投资去做这个事儿,所以这个行业还是会保持增长的态势。

在物流这一块其实我们也在看,只是我们施耐德电气角度来看可能分两大块,一块跟电商相关的物流,在这一块,可能资金各方面投入也是比较多的,可能对于一些设备制造商来说挑战也是挺大的;另外一块你说场内物流也好,制造物流也好,这个也是发展非常好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现在总在讲第四次工业革命,其实在整个智能制造里面智能物流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其实你要谈智能制造是离开不了智能物流这一块的。

所以在这个制造型物流或者场内物流可能还有很多细分的中端行业,比如说食品饮料、医药行业,包括家居曲美这种家居都会有大量智能物流的需求。所以施耐德电气在这两块我们都会发力给客户提供一些价值,比如说我们现在做一些锂电行业的,我们的合作伙伴无锡中鼎,在锂电行业也有很好的突破。

施耐德电气在物流这方面的布局其实我们从大约可能八九年前也开始在布,我们首先从产品上来讲,我们肯定是要继续持续不断地开发一些互联互通的产品,我要保证我的产品是可互联的,便于你的数据传输。另一方面就是我们会做一些针对于物流行业的产品,比如说我们叫一个小输送带叫ATV310L是个集成的,我们通过二维总线的方式它可以减少接线,提高可靠性、稳定性,我们也有相关行业的产品。针对于我们边缘侧这一块我们也会有一些刚才讲了行业功能块也好,其实未来,施耐德电气EcoStruxure开放自动化平台也面向物流行业重点推出,旨在实现该行业自动化开放程度前所未有的提升。

物流行业作为推动国民经济发展的的重要基础性支持产业,具备着通过自动化技术全面提升效率,降本增收的内在动力。另一方面,专有自动化系统已被视为行业的增长壁垒和成本因素,而非驱动力和利润来源。作为自动化解决方案的领导者,施耐德电气深知解决客户的需求需要在工业运营中保持前所未有的灵活性、互操作性和效率。施耐德电气首次推出以软件为中心的全新工业自动化系统EcoStruxure开放自动化平台并面向物流行业用户重磅发布,旨在将开放自动化理念全方位推广至物流行业的产品、应用乃至总体系统及架构之中,解决当下行业各项目、各企业之间专有系统所带来的不互通、低效率等特点,催生物流行业自动化的新一轮创新趋势。

所以除此之外可能在最上面一层,像我们也愿意跟我们的合作伙伴就像杜总这边,针对于整体的系统规划这一块我们施耐德电气AVEVA软件,我们在物流这个行业因为每个行业是有不同特点,我们可能相对是比较通用的一个平台,我们怎么去在这个物流的系统规划,比如说在整个物流的输送中心,就像顺丰这种,它的设计建造到最终的运营维护怎么让它更加敏捷性地开发,更加精细化地管理,更加提倡人的主导性,他有一些主动性,包括人的考核管理这都是我们未来的方向,也希望跟行业内的专家和合作伙伴一块去挖掘这个价值,把最终用户的价值给抓到了,其实受益的是老百姓,我们双十一买一个快递可能就不用5天了,2天就能拿到手,这个可能是最实实在在的。

问题:早上你的演讲里面说到数字化转型时不我待,那具体到OEM行业,整体来看您认为数字化程度到一个什么程度?然后它的OEM行业一些客户数字化转型的点,或者说需要克服的点在哪些地方?然后刚才您也说到了OEM行业施耐德电气是行业聚焦,您也说到了3+3,还有在联手一些合作伙伴朋友圈,扩大帮助OEM提升数字化水平方面,然后施耐德电气这两个还会有哪些具体的举措?包括刚才您提到的有一个EAE的平台,还有什么其他方面来提高OEM行业的客户数字化水平和程度吗?谢谢。

崔志达:的确,因为各行各业都在讲数字化,讲智能制造,其实对于设备制造业我们叫OEM,其实的确在这个行业数字化进展得相对可能是比较慢,但是我感觉可能比三五年前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了,因为整个OEM客户他相当于是什么?是做设备,设备是卖给终端用户,在数字化进程当中我们OEM客户怎么找其中的价值点,换句话说最终用户愿不愿意为这个价值来买单,这是在整个行业来探讨的,但是困难点也有几个,比如在物流这个行业,其实竞争是非常激烈的,还有包括很多这种供给侧的压力,就造成我们的OEM客户在这个方面由于利润非常薄,没有过多的这种利润去投资做一些研发创新,的确是挺吃力的,这是一点。

另外一点,比如说在面对终端用户的数字化的需求,比如说像包装这种客户,最终可能是一些食品厂用一些二次包装,包装厂最终用户可能有他的数字化系统,对于整个设备提供商他的机器数字化系统怎么跟他的厂内去做对接,怎么去打破信息孤岛的问题,因为每个OEM客户提供一个数字化软件的东西,跟他整厂又是一个孤岛怎么打破,这些都是可能我认为是OEM行业或者OEM客户他们所面临的挑战。

对于施耐德电气来讲,刚才说聚焦行业,的确,刚才我们说叫3+3,3个行业我们叫传统行业但是体量非常大的,暖通空调、纺织机械、起重这也是我们施耐德电气足迹非常重的几个行业,针对于比如说我们另外3个增长类的行业,包装机械、物流、电子电工,这个是大的广义电子电工,包括光伏和锂电都在电子电工,所以这三个行业,虽然可能在电子电工就是三四类消费在去年年前可能市场不好,但是整体来说肯定是持续往上走的,持续来聚焦。

施耐德电气在这三个行业,刚才说了我们的架构和数字化软件,对于OEM客户尤其是数字化转型这一块,除了我们提供一些好的产品架构跟一些软件的架构,尤其是软件架构,另外我们帮助我们的OEM客户拓展他的业务模式我们也希望我们也能做一些贡献。打个比方,最早我们的OEM或者说卖机器给到最终用户,如果真的先期的市场慢慢小的话,那我们OEM客户该怎么办?他有没有可能去发展他的OPEX业务?他的旧机改造或者旧的机器升级的业务可能都是有突破点,因为本身我们施耐德电气其实也在做这一块,我们也强调我们的OPEX业务,就是装机市场或者是存量市场的这种。

但是这种转型不知道对于我们的OEM客户,帮他们做业务模式创新会不会有帮助,但是我们也愿意去帮助我们的OEM客户一块来去做这种转型,所以不管怎么说OEM这个市场,中国的制造业占全球比例非常大,而且现在我们整个OEM市场设备制造商它的技术水平和装备水平是越来越高了,我相信在未来中国的制造业肯定是全球非常重要的一环。

杜鑫:我也借这个机会感谢一下崔总他的团队和施耐德电气这边给的一些帮助。始终来讲,刚才聊到转型的过程,大家都在奔着新增的市场去发力,我也经常跟我同事讲,因为其实存量市场需求在深挖,这个是非常有价值的一个点,像我们做那个物流行业来讲,因为我们也相当于,他们其实有一点,可能在我这里就特别点一下,虽然我享受的不是特别多。

很多OEM厂商他是卖一个单机设备的,我们还好,我们跳过了这个环节,我们有WCS设备监控调度系统去管理和控制我们所有的分子单台设备,很多时候没有能力的时候怎么办?他们好像没有什么产品可以赋能给到设备厂商,比如说数据采集等等,还有就是说他的自动数据存储、传递、诊断、清洗,他们有这么一个体系。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说他们还有软件这一块的能力,我们现在看这个价值的创造,其实等到你设备厂商去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物流本身来讲它也是一个哲学问题。举个例子来说,我们当然希望客户的库存越多越好,我的设备就用的更多,但事实上库存是万恶的对吧?它是致命的,这个时候比如说我们厂的原材料它的策略来自于供应链的策略,你什么时候看过车的本体厂商有高架库的、原材料库的?没有的。它是卫星工厂,然后按日计划配送,所以它只要一个地堆仓就可以了。

所以我们讲三维系统上层的逻辑决定你下面的一个执行、策略,这一点上面我们也是希望说跟随着施耐德电气,他们也在做一些轻量化,然后去服务一些中间层的客户,毕竟示范性的效应是好的,但是有时候也会望尘莫及,能够去服务一些中型的或者说有向上动力的企业,其实我觉得我们已经接棒了一些施耐德电气的想法,也在朝着这个方面努力。存量市场需求的深挖,崔总提到这个EcoStruxure开放自动化平台,它对于盘活现有资产,对于存量市场的客户是非常利好的。

问题:因为今年疫情的原因,C端客户,就是消费端客户的线上转化是非常明显的。因为我知道之前像OEM厂商他们都有想转型的趋势,我就想问一下崔总,在今年跟OEM厂商打交道的过程中,他们是不是因为疫情的这个原因,可能以前有一部分犹豫的人,然后今年没有这种犹豫了,就是市场整体的趋势是什么样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我觉得崔总跟杜总都可以回答,你们觉得未来智能物流这个行业他们的趋势是会走向哪一个方面?

崔志达:第一个问题,现在做设备的设备制造商,今年疫情其实我们在看这个行业,叫冰火两重天,就是OEM的这个市场。但是今年整个OEM市场好,因为OEM它分很多细分子行业,有些行业比如说外贸型驱动的,像我们讲的一些纺织、塑机,比如说出口业务一停,服装出口都受阻了之后那客户就不会买设备,不会买设备那机器可能就不行。
有一些行业可能跟内需相关的,我们讲内循环内需相关的,今年非常好,比如捉建筑的塔机,还有挖地铁的盾构机,盾构机今年的生意特别好,这些方面今年是特别好的。今年由于有疫情,但是另外一点就是跟防疫相关的设备今年是非常不错的,当然了施耐德电气在这个防疫口罩机、熔喷布这种设备来说我们也贡献了很多,我们也可能在订单方面会受益了一些。

但涉及到2B、2C,大部分OEM做业务基本上都是2B的业务,但是你会发现什么问题呢?由于现在年轻人的消费选择可能会多样化,他会反过来要求整个生产厂必须要你跟我的需求或者市场需求做一些灵活的订单安排,这就需要整个机器设备或者机器产线必须要柔性灵活地生产。

比如说我们最近做的一个项目就是小食品,就是我们平常吃的鸭脖子什么的这些小食品,很典型的就是口味不一样,北方需要这个鸭脖子可能不能太辣,南方可能要特别辣,当我们的客户接受到这种订单的话他可能要去排产,排产过程当中跟他的卤制,包括添料、配方都是有关系的,这个时候他就需要对他的产线一定要去做灵活安排它的生产,如果你要是不做灵活合适的安排生产,就意味着他可能生产效率会低。这一点,是由于我们现在顾客、消费者这一块会反过来要求最终的生产商和设备制造商,要多、快、好、省地把你的设备升级起来,要满足最终老百姓的生活习惯,这是我看到的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而且我觉得这个东西个性化的消费和需求在未来应该也是有很大的需求,最终可能要求再往前端设备制造要好好的把系统升级好,纯手工排单肯定是已经不行了,满足不了大家的需求,那更多的数字化软件在这个方面能帮他们实现。

杜鑫:物流的方向两个部分,一个是我们的服务快递物流,就是我们的电商快递物流,一个是企业制造业的一些物流。我觉得快递物流肯定是恒者恒强,基本上小型的就没有啥事了,大的就越做越科技感这个服务的力度,比如说京东前置仓已经出现,你今天早上下本书晚上就到了,这是一个快递电商物流的趋势。
企业物流来讲的话,我觉得现在还有很大的空间,会出现一些专业的第三方、第四方物流的机构,因为每一个企业自己去投入全自动化这样的一个仓储,他是有困难的。
现阶段的一个状态来讲,我们也看到了,现在企业慢慢地随着这些像施耐德电气他们做了一些旗帜的工作,大家也看到问题所在,以前是为了建库而建库,现在他们会强调软硬结合。

硬的方面来讲我们会解决企业内部物流不仅仅是一个存储的问题,存很简单,自动化底库嘛,传统的货架,它还有一个分核搬运存的一些工作,物料如何去堆上,对接数字化供应链。来了以后如果按照我的一个部门的分阶、工艺的一个分层去做物料的一个分拣,然后怎么样跟MES系统,跟设备的扩量系统进行联动,自动化投料送料,然后产生之间的转续,如何带着它的信息流、工业流去报工单做这样的一个传递。

因为物料一旦离开了环节以后其实它的信息链是断裂的,你靠人去搬,可能搬左边、搬右边它不受控,如果说导入自动化搬运设备我们看到的不应该是一个搬运的动作,背后一定是带着信息流过去的这样一个状态。这些数据沉淀下来以后如何去应用,他们更有发言权了,他会反哺企业,等于说以销定产,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产品、什么样的包装形式、在什么样的人群里面消费是更好的,去指导生产型企业你怎么样去定制你的一个产品开发,怎么样去调整你的生产计划,如果这些通过仓储积淀下来这些资讯和数据能够很好地被流转和应用起来,被分布到需要的主体那里去,那整个我们的设备也会更加精益高效一些。

问题:我们观察到近年来人工智能、5G还有边缘计算等新兴技术快速发展,想问一下施耐德电气是怎么通过这些新技术融合去帮助OEM企业完成这个数字化转型的?

崔志达:的确,国家在倡导新基建,5G、云和AI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其实在对设备制造这一层,这些新兴的技术肯定会影响设备制造业,施耐德电气也在积极探索,我们在某些行业,也联合生态合作伙伴,探索如何以5G技术包括人工智能帮助我们的设备来提升。

从5G来说可能更多的是速度快,而且是无限的放射不需要铺设电缆,比如在起重塔机领域,可能会有很多的应用场景来实践。人工智能其实对于我们设备侧来说就是怎么让我们的设备怎么更智慧、更智能,这个里面就有人工智能很多的算法,我觉得也可以是在这个设备上去移植。打个比方,像这一瓶水有哪些机器生产出来的,一般我们是先吹一个塑料瓶子,再灌装水,再旋盖机,最后还有一个贴标机也出来了。

那针对人工智能或者设备智慧的这种算法,在这三个机器的连接上,如何做到一个节拍同步,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在某一个机器它的设备效率和它的运行状态是什么样子的,那我能不能通过一些人工智能算法,让整个这一条产线能够快速无缝去做,达到整个产线的最高效,这些都是我们在探索的,而且我们也会借助我们朋友圈的合作伙伴一起针对这些应用去探索,我相信这种新技术最终一定会影响到整个设备制造行业。

问题:在今年这个复杂多变的一个外界环境,让更多的企业都看到一个数字化的转型价值,然后对于这个数字化转型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迫切需求,然后想问一下崔总,在这种新的发展时代背景下施耐德电气围绕OEM市场数字化赋能做了哪些布局?

崔志达:疫情其实是加快了一个数字化的转型,因为真的疫情我们能看到各样的行业由于这个疫情的原因造成所有的生产方面的供应链、人员安全都有很大的冲击,而数字化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各行各业都会碰到这个情况,对于施耐德电气在数字化的布局,就拿在OEM侧来讲,第一点,EcoStruxure架构中,在互联互通的产品层:提供全面的、市场最佳的互联互通产品;在边缘控制层:提供从机器数据采集及可视化方案,到基于行业的专家级自动化解决方案;在应用、分析、服务层:帮助OEM企业为最终用户提供基于云架构的设备数字化服务平台及运维管理。

第二点,比如说我们在产线级或者车间级的,我们帮助我们的OEM客户来做一些轻量级的软件部署,这个里面的软件包括哪些呢?可能会有一些轻量级的MES、轻量级的EMS能效管理平台,我们都会做一些尽量贴切于行业应用而且部署,给到OEM客户,就是我们在整个软件的offer或者软件架构我们会有这个部署,现在我们这边的能力一直在探索。

除此之外,OEM客户生产机器无外乎几个关键,机器的研发、生产制造、销售和售后服务,在每一阶段我们也会帮助我们的OEM客户去做。打个比方机器的研发阶段,通过我们的机器顾问和云服务软件,我们可以把数据采集起来,把相关的一些市场数据以及我们机器在每一个最终运行的数据关联给到我们的客户,给他们的机器研发去做一些指导。

在整个机器的生产制造来说也是帮助我们的OEM客户怎么去提升他的生产效率,因为整个机器制造大部分都是属于我们叫ETO的生产类型,就是接了订单需要重新设计,当然还有MTS、MTO这种按库存生产、按单生产的这种,在这些方面我们施耐德电气相应的一些精益生产、精益制造的理念我们可以帮助我们的OEM客户在这一块去提升他的效率,赋能。

第三点在机器的销售方面,我们会跟我们的一些行业的合作伙伴,我们在一些特定的行业去做一些联合推广的活动,可以帮助我们的OEM客户怎么去开源,精益生产提升效率。
在机器卖出去的售后维护阶段,我们也希望我们的软件包括我们的云服务,刚才提到了这个机器顾问,帮助我们的客户把他的机器卖出去之后的远程维护、远程诊断我们给做起来,所以对于OEM这个行业施耐德电气无论是从整个机器帐面的产品、互联互通的产品到边缘层到服务上面,还有在帮助我们整个OEM客户机器生命周期刚才那几个环节我们都有相应的一些解决方案,或者相应我们自己的一些最佳实践去赋能给我们的OEM客户。

比如金旺,金旺是一个做农药包装的,它的痛点真的挺明显的,因为他之前会需要养大量的人,他机器销售出去养大量的人去做一些售后服务,因为做农药包装的真的是季节性非常明显,就那两三个月,如果机器出了问题的话,OEM客户需要快速地去解决。现在通过我们这种机器顾问帮助他去做提前预测性的维护和维修工单的管理,能够帮助提升他的响应速度和问题解决的时间提高30%,另外他的人从原来的三四十个减到现在的20个就足够了,所以这是实实在在帮助他们,这是典型的。

金旺是3年前来布局数字化的,在今年人员受困的情况下,他95%的服务是通过远程来做到的,这些也就归功于他之前的数字化布局,他有一个数据,今年开工的前一个星期就能达到1千多万的线上订单。这次疫情期,其更明显地感受到数字化带来的好处。

问题:刚才崔总也提到OEM市场在您看来是冰火两重天,可能有些行业不好,有些行业是受疫情的影响整体略为增长,从你们的角度整体而言OEM市场是目前一个什么情况?

崔志达:2020年,对于设备制造OEM今年正常来说我觉得市场是非常不错的,在时间上可能也是冰火两重天,可能三四月份之前的确是各方面的压力挺大的,但是随着大家三四月份我们国家管控这个疫情管控得非常卓有成效之后,三四月份的需求快速爆发,当然对于杜总的行业我相信物流从3月份开始就持续往上走。

因为可能这个行业跟疫情的相关性更强。国务院新闻办在10月份有一个整个对国家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描述,1季度还是1%的增长,它还不是负增长,到了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分别到了4.4和5.8的百分比,因为工业的盘子大嘛。对于有些企业来说,就像我们讲的杜总这边的物流企业肯定是要远远超过这个的。整体的OEM市场目前来说,我明年持一个非常乐观的态度。全球的疫情缓解后,会有大量的需求,因为中国在整个设备生产制造里面我们的供应链是最全的,换句话说国外他想买什么东西或者制造什么东西肯定奔中国来,这个可能会刺激一部分的出口。

杜鑫:我应该是乐观的吧,因为我们服务的客户我们有自己的客户画像,都是行业的腰部及以上客户,他们的ERP至少是很好的,我感觉虽然说大家都在地板上找利润了,但还是挺有信心的,我只能说大家都还很有信心一起在努力。

问题:但是也有一种情况,因为现在我听说几大港口的集装箱都不够用了,因为国外没办法生产,只能转移到中国来生产,所以这一方面也是一个很大的爆发点。

崔志达:没错,所以明年是非常乐观的,像您刚才说的那个我认为明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问题:有预计IMF预测明年的经济增长,全球预计明年是5.2,是一个爆发性的增长,今年是缺少的明年补回来,其中中国的增长是8.2%,我觉得同这个来看还是很乐观的

崔志达:应该是很乐观的,但是可能明年对于施耐德电气,我们自己内部也有很高的要求,我们无论是从交付包括我们的服务,我们怎么把这个内容持续做得好。

问题:运动控制这一部分的问题,刚才杜总也讲到了一些降本增效对于运动控制技术的要求和需求,那我想能不能帮我们这边再总结一下,目前在物流行业或者具体到场内物流,比如说在仓储货架、AGV、堆垛、利库这些跟运动控制相关的领域,对于这个技术有什么新的需求趋势?

杜鑫:其实我的理解这个设备走到今天,我们国内也是同业共同的努力,包括一些大的像施耐德电气他们的加持,我们在单机设备上面已经做得非常不错了。
但是这个速度到现在为止我们提得蛮快的,比如说堆垛机,以前从80到120,现在提到了120到180,下一步是不是可以到180到300,这个不是没有可能的,这个里面从我来讲,第一个,你的轮子就是你的腿要跟得上,这是第一个。第二个,你的动力,运动控制的能力这一块要上来,这一块坦白讲国内还要继续加油努力,我们基本上都是这几个方面的东西。

最后刚刚也讲到了,比如说在动力背后的一些控制可能就是要软硬兼施,比如说电器如何更安全,首先在满足速度的前提下要遵循一点安全。在你能够控制的前提下速度是可以进一步提升的,当然他们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就是精益化,你从前端去想办法,那可能更加科学跟可靠一些。

崔志达:我们的这个角度来看,其实在物流这个行业都是跟着客户的需求。其实不管是你的堆垛机的高度、速度、精度其实跟我们的控制里面的元件,尤其是驱动这一块是关系非常大的。

第一点,我们发现什么呢?可能在5年前到8年前我们就拿输送这一块看到更多的是什么呢?小变频我们施耐德电气做得非常不错的这个领域,但是这两三年随着对输送线的速度要求更高了,现在我们发现在伺服这个用的是非常多的,这是第一点。

针对于场内物流里面刚才杜总也提到堆垛机第一要高,还要防摇第二就是在高的情况下快速去定位插货的时候要有一个精度这个属于对于变频来说当你应对一些高的速度精度要求,变频可能不行了,所以我们现在高速的堆垛机现在都用伺服去做,一个是高度、一个是速度,这个里面也要结合S曲线和双闭环的控制。

所以我觉得随着这个行业终端客户需求越来越高端,那对于社会层尤其是对于驱动传统肯定是往这些方面走的,而且我们有很多的客户明显能感受到,以前可能是全变频的堆垛机,现在一看全是伺服了,这个可能还是跟着需求来走,要求要快、定位要准。

我们另外一个合作伙伴无锡钟鼎他做锂电也是做得挺好的,很明显他以前是全变频堆垛,现在它的高速堆垛机全伺服。

问题:我这边想要问一下,就是现在变频器嘛,今天在早上大会的时候有看到你们的一些解决方案,还有数字化转型也有用到变频器,你们今年也有推出一些变频器的产品,但是它的同质化也比较严重,想问一下你对于变频器未来的一些发展是怎么看的?

崔志达:我觉得这个真的是说我们施耐德电气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觉得施耐德电气的方向无外乎几个,第一可能我们几大家品牌更多做的是通用型的变频器比较多对吧?所以我认为在OEM这个行业,我们能不能做一些行业定制化,针对于行业的一些变频定制产品这个是非常重要,我觉得也是一个方向。

第二点,差异化。今天也说了开放自动化平台,我们的EcoStruxure开放自动化平台在变频器里面也有产品去支持的,我们在新的ATV340里面有可以加一个卡,让我们的变频器相当于是一个终端的控制单元、控制核心,这个我相信我们也可以去做一个差异化的手段。

第三点,我们在所有的变频器来说,施耐德电气可能相对也产品比较全,我们从小变频到中高压的变频,纯从变频器这个产品我不单说PRC架构,我们针对一个客户的需求可能也会提供全系的产品这个可能也是做一个差异化的。
我们要宽的产品线,第二是在OEM侧做一些行业定制化的产品,第三就是我们的变频也要去集成我们EcoStruxure开放自动化平台来去做一个分散的控制,这些都是我们目前在做的。

我们12月初还要发一个水冷变频,可能更多是针对于的盾构机,第一就是水冷模块化变频。还有一些别的在控制方式上的创新,也是针对于某些特定的行业跟机型做一些优化的东西。就像搭积木一样,因为以前盾构机挖隧道的大概有12个柜子、14个柜子,那我们这种模块化可能它的安装尺寸就会减少30%-40%,你想盾构机在这个隧道里面如果这个能节省一点空间对于操作工可能会好很多。

问题:那310L的是专门针对物流的对吗?

崔志达:ATV310L是专门针对物流的。310我们叫单机变频器在物流行业应用得非常广,现在有一些中端需求出来了,他说以前的单机变频器需要有一个集成的小功能柜,可能到第三方承包厂去做,但是我们这个ATV310L就是一个集成的,它的里面集成了一些通讯还有远程跟就地的控制,整个我们的客户如果拿这个直接往他的输送线旁边一挂一装,动力线一接,所以快速安装、支持通讯、辐射电缆少、便于调试跟维修。

问题:那我想问一下崔总,在南方的话可能在OEM这个方面的需求是不是比北方大一些?您如何评价我们南北方市场的差异?以及有没有针对性去实施一些策略?

崔志达:差异是非常大的。因为像设备制造业,我们感觉两个三角是太牛了,一个是长三角、一个是珠三角。珠三角就以广东这边,包括东莞、佛山、广州、深圳这边的制造业是非常发达的,相比较长三角那边,像苏锡常是非常发达的,而且这两个区域你会发现在OEM设备制造一些子行业都有涉及。不管是传统的包装、起重什么的,但虽然是都有,但还是有一些侧重点,比如说在华南这边,因为今天我们在深圳开这个会,华南典型的电子电工行业或者说3C类锂电这是非常集中的。

第二个,觉得华南这边的物流包装也是非常集中的行业,这是沿海的珠三角跟长三角,可能在西部地区,像比如说四川、重庆那边还有西北,可能相对制造业不是那么发达,但是每个区域都有自己的特点,打个比方像西北陕西那边在设备制造业你会发现什么?印刷机械特别强。在西南那边可能针对一些叫制药机械,我们叫过程控制前面药品有混合、配方处理那边是一个,在西南地区还有一个就是食品饮料,因为在西南地区有广泛的吃火锅的这个群众基础,就意味着他对于火锅底料是在那片的一个行业,这个行业在西南那边的相关设备也是非常多的,但是因为大家众口难调你会发现火锅底料可能一个厂家有5千、6千、1万种,那就涉及到配方怎么去做控制和管理,而且四川重庆这些地区的火锅底料会发往全国各地,那边是一个行业。

在东北基本上还是一些重型的比如说机床,还有包括暖通空调为主一些的,其实每个区都有特点,但我们还是比较看未来三年五年可能长三角、珠三角包括浙江还是非常有活力的一个地区,对于制造业来说。

问题:杜总您提到的院校主要也是我们广东这边的院校?

杜鑫:我们现在是广东顺力,立足广东这一块宝地发展,我们现在跟华农、港工都有比较深度的合作。

问题:顺力在这个行业里面是以哪一条产品线比较强?

杜鑫:
基本上我们是没有自我设限,3C、食品行业等行业都在努力,这也就是我们非常羡慕施耐德电气的地方,他们有很多的人才去沉淀、去总结,我们现在也慢慢地跟着榜样的力量去影响,也在不断去帮一些我们认为看好的行业,去抽象他的需求,然后去套装化我们的一些解决方案,也是借助施耐德电气一些大品牌的好的元器件,不断地去把我们的那个设备进行提质。

产品线上面的话我们是以仓储货架、AGV、自动化立体库以及仓库管理的软件这些为主,今年可能会上APS跟MES,这个是希望站在一个不是说我要做多少的这个方面的软件业务,而是我要把我的整个规划真正去帮助客户挖掘物流的价值,因为单单从设备层或者单独从一个MES层是很难去全面完全它的一个价值的。

崔志达:我们现在发现一个行业还是挺有前景的,叫智慧农业,后面叫畜牧这个,在华南地区我们也发现有很多的客户来做,当然可能在华中包括河南、山东有很多,我们从前年开始发现这个行业在蓬勃发展,它会出现了很多,以前真的在畜牧行业做环控什么的很低,现在你发现它也要往上走,要去做软件和集中监控,施耐德电气也会持续聚焦这个行业。
 
 
 
标签: 解决方案 变频器
 
0
 
更多>同类资讯
免责申明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最新资讯更多>
智荐头条更多>
最新供应更多>
网站首页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  问题解析  |  版权隐私  |  使用协议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粤ICP备1207862号

中国智能化网(zgznh®)--引领工业智能化产业发展 共享智能化+优质平台

版权所有:深圳市智控网络有限公司 学术指导:深圳市智能化学会

粤ICP备12078626号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 粤B2-20120463

深公网安备案证字第 4403101901094 号 |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1206号